分享一对从卧室搞到客厅再到浴室的小情侣hhhhhh
上次圣诞小剧场迅速被河蟹,所以这次的角度超级轻奇😂😂😂真的该遮的都遮了!!!无售后CP只能自给自足了泪目

[进巨][利艾] 比近更近的距离

改一改不显得痴汉反而更有味道了!老婆好棒!

马来狂人:

Original Work:进击的巨人
CP:利威尔X艾伦
BackGround:现代Paro,大演员和小演员的故事



*这个故事献给

每日时差六小时的我的最好朋友——ZOE.*



(上)


晚上十点,Levi边擦头发边从浴室推门而出,他没走几步就听到大门传来钥匙撞在一起的清脆声,紧接着门被打开,Eren回来了,他把雨伞收拢放在一边,坐在椅子上开始换鞋,也许是被经纪人开车送回来的关系,Eren并没被雨淋得很狼狈。

最近天气总是很见鬼,就在他换好鞋子起身的瞬间,外面传来一阵豆大雨滴被风吹撞在窗户上的声音,还有隆隆轰鸣得雷声,这些都令Levi心烦意乱,他从冰箱里拿出冰啤,狠狠甩上无辜的门,Eren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让他给拿瓶可乐。

Levi赤膊着上半身,只穿了一条运动裤走进卧室,他把沙发上的杂志和书籍堆到地上,坐上沙发打开电视,电台都转了一圈,但没发现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Eren知道这人有洁癖,不把自己弄干净之前别指望能坐他旁边,所以很自觉的拿起换洗衣物,一边往干渴的喉咙里灌可乐一边往浴室方向走去。

快进门时Levi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今天怎么这么晚?”

“道具组出了点问题。”

“还以为你又被NG到不行。”

“......是有NG,但不多。”

回答完后Eren把有剩余的可乐瓶往坐在沙发上的Levi丢去,可乐瓶沿着一条不太高也不太低的弧线向Levi飞去,最后被皱眉的男人轻而易举接住,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说了多少次,不许乱丢东西。”

“反正......”Eren回头就看到男人以不悦的神情盯着他看,心里却很愉快,于是嘟囔道,“你接得住。”

......然后,在男人要发表下一个意见前,他眼疾手快进了浴室,把门带上。

窗外还在下着大雨,Eren一边解开衬衫扣子一边看向镜中的自己,因为工作关系最近黑眼圈总是很严重。他想到搬过来和Levi住已经半年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由弱到强,想到这里他觉得美滋滋,低头拿牙刷的时候看到两个并排放在一起的同款牙刷杯和同款牙刷,心里就更加高兴了,有种快乐缓缓在他工作了一天的疲惫身体里静静流淌。

他开始回忆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情形,继而室内开始趋于平静,只听得见刷牙的声音。



***

他们因为拍摄一部电影相识,剧中两人分演了调查兵团的兵长和士兵。那时,Eren很幸运,作为一个初出道的新人演员,可以得到和影帝合作的机会。那部电影有个好莱坞式的名字:Attack on Titan。


拍摄初期,Eren其实有点怕被Wire吊起来拍摄飞檐走壁的追击镜头,那让他感觉整个人真的在空中飞起来一般,他曾经在其他电影中看过无数次演员腾飞的镜头,但那都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由,他有恐于自己拍不出那种理想效果。


技术指导为每个人都设计了一套动作,虽说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原理在电影中都是一样的,但技术指导语重心长的说道即使是一样的东西每个人使用起来动作也是不同的,兵长是兵长的一套动作,而艾伦则是艾伦的一套,现实生活中没有人一样,影片也是如此,每个角色都在细微处有着微妙变化。


到上阵的时候Levi拒绝了武术指导的示范,直接让道具组准备好东西,check了下情况就让人把他吊上Wire。按照事先的设计,他需要把钢索打入城墙让身体被拉上去,随后毫无喘息时间的越过城墙最高点,收回钢索,第二枪打入教堂塔顶,在空中翻身跃然而去,追击巨人。这个动作技术含量很大,需要一气呵成,没给时间犹豫。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下不少演员会请求一个替演,但Levi拒绝了,坚持自己上,而Eren大概受了这种专业精神感染,也咬咬牙拒绝了导演给找替演,坚定的说自己一定能行。

但人分三教九流,演员也有三六九等。

等目睹Levi一次过关那套难度系数十点零的动作时,Eren都忍不住想为他鼓掌:若不是知道这是片厂,Levi是被Wire吊着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在影院看3DIMAX,那动作宛如迅猛的美洲豹,同时又兼顾了在空中滑翔而过时需要的轻盈视感,他明白Levi为什么拒绝替身了,有几个替身能做的比他还好?


忙着赞叹他人的时候Eren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该他上场了。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向前走去,与Levi擦肩而过时想夸对方一句,却被Levi扫了一眼,冷言冷语警告了句等会儿别NG太多。


Eren很不服输,他让剧组为自己绑好Wire,调式好高度,只是才刚上去他就后悔了,于他来讲,现实情况是两条钢索吊住人在半空晃晃荡荡,难以找到一个平衡点,连个正常的姿势都做不出来更何况要像Levi那样自然潇洒的出一套动作。


结果自然不用说,NG太多老过不了就算了,Eren本身还为此吃了不少苦头,一会儿整个人失去平衡脑袋向下栽倒,动作乱七八糟,拿出装置的枪打墙壁时因身体凌空觉得虚还老打不准,总而言之就是让一向好脾气的导演最后都忍不住火冒三丈让人把他给放了下来,劈头盖脸臭骂一顿。待剧组收工,垂头丧气的他觉得今天只能用四字形容:身心俱创。


肋骨疼得Eren走路都觉得困难,每次呼吸都会隐隐作痛。

初出茅庐的新人没人会把他当回事,收工后的Eren慢慢走到换衣室准备换衣服时顺便看看自己上半身的受伤情况,他觉得这有点儿丢脸,所以悄悄进了门确认没人后松了口气。走到大镜子前脱下上衣,精瘦的胸膛那里有红红的勒痕,转过身看看,背部也有,用手指稍微按了按,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戏还没拍完,身心已经残了。他纳闷怎么不见Levi那家伙觉得痛苦,即使拍戏拍多会习惯那还是会留有痛觉吧,又不是怪物。

“在干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另Eren吓了一跳,那声音他认得,是戏里的老拍档。

转头见男人赤裸着上半身在擦头发,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模样,可能去简单沐浴过了,身上还飘来股凉凉的薄荷味。

“......换衣服。”

“换衣服?”

Levi停下来狐疑的审视了他一眼,从上看到下从左看到右,最后视线停留在他胸口,从唇角开始微笑。

Eren这才想起自己还赤裸着,连忙抓起衣柜里的短袖衬衫往身上披,心想该死的肯定被看光,这回又要被这家伙嘲笑。

“抱歉,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一步。”

“你能有什么事?”Levi一边打开自己柜子一边笃定的反问。

“编剧喊我去,说有个地方要修改。”

“编剧今晚和导演今晚去看AKB演唱会。”

“......”

Eren觉得他今天一定是被什么诅咒了,简直就是被上帝遗忘的倒霉蛋。

“我是你的话,前辈问什么就老实回答,不会说谎。”

“为什么?”

“因为你嘴巴太笨,”Levi关上柜门,把干净运动衫往身上一套,“而且我不喜欢说谎话的人,这些都是原因。”

说完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烟,Eren认得那个,是高级货,昂贵的外国烤烟。

“来一根?”

“谢谢。”

没什么好客气的,Eren接过Levi递给他的一支烟,借个火点燃后叼在唇上。已经二十多岁的Eren以前在学校又不是没抽过烟,交女朋友抽烟逃课泡吧玩乐队......除了吸毒,大学四年该干的他都干过了。

“以为你戴眼镜应该很斯文,这么烈的烟,你还真行。”

“这不算什么。”

.......才怪。

看着男人在对面游刃有余的吞云吐雾,Eren为了挂住面子才没把味道那么烈的烟给掐了,之前抽的都是MildSeven,他喜欢日本烟,那很合他口味,像读一本书品一杯咖啡那么悠长温柔,他喜欢那种感觉——和他性格有点相似。

捶胸顿足的在换衣室陪影帝先生抽完了生平最想死的一支烟,Eren强忍住想咳嗽的冲动打开窗户透透气,等回头时看到房间已经没人,门开着,是Levi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倒蛮有大牌风范,来无影去无踪。

Eren心底还是挺感激他的,至少没故意提他身上那些红色的伤痕,不然真的会很难堪。

出门时他看到一大群人拥着Levi向拍摄基地出口走去,夕阳下隐约传来什么喝一杯,有家餐馆听说不错,难得导演不在应该HIGH一个HIGH一个的呼声,他在后边看不清Levi的表情,也没人来睬他,这很正常,他只是个运气好点的无名小卒,今天表现还差到极点,给所有人应该都添了不少麻烦。

他背起自己的双肩包往反方向走去,剧组在基地里包了一层宾馆,他们都住在那里,Eren觉得今天很累,回自己那个单人房后,准备直接泡碗泡面看看电视就直接睡了。

明天还要继续挑战那个动作戏,他想,如果最后实在不行只能让替身上了。

晚上七点不到的时候Eren从楼底下的小便利店回到宾馆,他手上提着西瓜,冰啤,和新买的几碗泡面,晚风吹着令他觉得心情不错,白天的紧张疲倦顿时一扫而空,他住的那一层今晚都空了,所有人都去饭店Party了。

掏出房卡刷了下,进了房间后反手锁上门,热水刚好烧开,接着给自己泡了海鲜面,切了西瓜,开了冰啤,洗了手,坐在电视机前开始享用起夏夜晚饭。

还没吃几口就响起敲门声,那几声咚咚咚很着急也没很礼貌,Eren好奇的想是谁,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叫过服务生,于是放下泡面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出去。

站在门口的男人双手环胸,满脸的不耐烦——是Levi。

虽然有些惊讶,但不敢有丝毫怠慢,这个人脾气有点阴晴不定,Eren立马解了锁拉开门。

“怎么那么慢,我以为你不在。”

“...刚好在吃饭。”

这时Levi闻到房间里飘出股弄弄的泡面味,他皱了皱眉,似乎不怎么喜欢那玩意儿。

他不开口,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Eren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这才开口问他不是应该和剧组一起去吃饭了,怎么会那么早回来。

“我没去,”Levi答道,“那帮家伙吵得人头痛。”

“......所以,还没吃过饭?”

“刚抽了支烟。”

“......我买了速食面和西瓜。”

“那打扰了。”

“......”
Eren哪里知道他会比他更不客气,还以为影帝先生会嫌弃穷酸的泡面,但话都说了,他只得侧身让人进了门。

“这里很普通吧,比不上豪华套房。”

“豪华套房?”Levi不可思议的反问,同时不客气的在床上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双腿伸展,完全不似一位客人,“老家伙吃投资人的钱,所有人住宿条件都一样,你该庆幸你至少是独立间,听佩特拉说剧组不少人都是三人房。”

Eren心里果然高兴了点。

“那你住的也是普通独立间?”

Levi点头,伸长手臂把桌上几碗没拆封的泡面拿来看了看,挑了豚骨口味的,他看向Eren,晃了晃手中的食物,“白天那支烟的谢礼,没问题?”

“嗯......”只要你吃得惯当然没问题,Eren想自己再穷,一碗泡面还是请得起的。

Levi吃完他的泡面、他的西瓜、喝了他两瓶冰啤,酒足饭饱却没要走的意思。这时Levi突然回头看他,那眼神很奇怪,令他喝啤酒喝到一半都不自觉停下动作,以视线反问回去。

“脱了衣服。” 简短。

“...啊?!”

“脱衣服,别磨蹭。”有力。

“可......”

Eren向后退了几步,他很肯定自己不是同性恋,不想被Levi潜规则,哪怕他是长相不赖的家伙。

但Levi耐性有限,下一秒他单手撑起床边跃到Eren身边,一整个用力把人推到床上以肘压住,Eren显然被惊吓到了,却还没来得及反抗,衣服就被人撩起,一路卷到了锁骨。空调还在打着冷气,吹得他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激烈的动作还牵扯到了白天被Wire勒出来的伤痕,他吃痛皱眉,心想今天大概是要认栽了,只是过了会儿都没等到预料之中的事,却闻到一股药膏味,被勒伤的地方感到一种刺激的疼,却也很凉。

Eren好奇的抬头,看到Levi正压住他往伤口上抹药膏,以他的手指。

只是Levi手上的力道算不上轻柔,一来一去都令Eren疼得愁眉苦脸,为了转移疼痛感,他尝试开口和Levi聊天,空调一下一下送着风,Eren也仿佛和着节拍似一段一段陈述:说大学女生大学老师;说他喜欢看的电影;说他欣赏的演员;说他喜欢的音乐和会玩的游戏;他还说他每次撒谎被父母揭穿时的窘迫,顺便问道Levi他的家庭情况。这时一直沉默的Levi开口,说他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双亲因车祸过世后他就辍学,去了北方远房亲戚家的农场帮忙干活,那时他学会了所有农场佣人会干的事,有一次一个剧组去他们那里采风,他恰好被导演看中,让他试演了一个农场小伙,然后他就被剧组带走,接连演了几个非商业文艺片里的无名小卒,直到被另一个名导演相中,出演了一部片子的男二号,从此开始在影坛活跃。

空气中的药膏味挥散不去,片刻后Levi的手指离开Eren伤处,他把药瓶丢给Eren,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向外走去。Eren摇摇晃晃从床上爬起,连拖鞋都来不及套上就走上前去,冲他背影大声说了声谢谢,可Levi头也没回,冲他摆摆手就拉开门离开。

那天他用一碗泡面、大半个西瓜和两瓶冰啤,换走了Levi手上的一罐药膏,那东西挺好用的,他在数日后如此感叹。



电影拍摄进行到第二个月时,导演毫无预兆将剧本中的女巨人之役提上了拍摄行程,剧组的人都吃了一惊,原本打算等雨期过去后再去森林拍这幕,但导演是个跟感觉走的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时Eren已经开始习惯Wire,也许是被吊起的次数多了,他也渐渐摸着些门道,他知道剧组并不会每件事都教他,很多事如果自己不琢磨,背后看笑话的人会更多。

第二天有一幕戏要拍,大概就是失去意识的艾伦被女巨人吞噬,利威尔去把他救出来的一幕。这出戏其实重点全在Levi身上,女巨人基本是靠后期合成,但那天晚上Levi来敲了Eren的门,说有事找。Eren问他什么事,他回答说提前对下戏。

Eren一边思考对什么戏一边把人放了进来,因为戏中他的角色那一出并没台词,Levi的台词也几乎都是和三笠的,如果说对戏似乎有些走错门了。

那个时候Eren刚冲了把澡,上半身光着,下半身随便套了条中裤,肩上挂着带有消毒水味的旅馆毛巾,发梢仍在不断滴下水珠。Levi进房后没有看他直接坐在单人沙发上,拿过他那本厚册子翻了起来。Eren知道Levi喜欢喝咖啡抽烟,但可惜的是现在这两样东西他都没有,只好拿出今天剧组分发的绿茶饮料,给他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Eren一杯水喝完后Levi还是没开口,过了会儿仿佛是翻厌了那本厚厚剧本,他终于把它丢到茶几上,提出想和他提前商量下明天救人那一幕的姿势。如果说不感到奇怪那肯定更奇怪,Eren想怎么连这个都要商量,他以为导演心里都有腹稿。

“导演说是这样......抱,你确定?”Levi冷冷的声音传来,伸长手臂比出个公主抱的动作,目光把Eren赤膊的上半身上上下下扫视了遍又说,“利威尔抱得动,只要耶格尔不嫌丢脸的话。”
......于是Eren在喝第二杯绿茶的时候一口茶噎在气管里,紧接着呛了。

好吧,他赢了。

等Eren把头发擦干,Levi已经想了几套方案,陈述出来后问他意见。他给所有人都是最充分的尊重,但同时也是冰冷的,也是,身为一个知名演员如果连这点修养都没有Levi就不是Levi了,他不是正规科班出身的演员,所有的经验都是十几年依靠一部部戏一个个角色积累起来,他身上缺少Eren他们具备的东西,但也拥有Eren他们缺少的东西。就拿现在来说,所有演员都按照导演说的按步就班,但他会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他甚至会拿着剧本和Eren讨论,这一幕他究竟该不该有台词,有台词的话应该说些什么。

但Eren没搞懂,他为什么会找自己来商量对戏。平时白天在剧组谁和谁都不会多说一句话,Levi从不主动找他说话,更确切的说,他和谁都不会说必要之外的话,当其他演员开玩笑闲聊的时候他就在坐在一边闭上眼休息,如果不在休息,那一定是和导演坐在一起把拍好的几个镜头颠来倒去的看,讨论,然后cut,甚至重拍。......仿佛制作方付了他双倍酬劳一般——虽然Eren知道他的酬劳比自己要高得多,那数字甚至高到他无法想象。

“Levi先生?”

Eren一边翻开剧本一边开口问,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后是一双文气的沉金色双眼。

“什么?”

“你和谁都有提前对戏的习惯?”

“不是。”他抬头看他,否定得干脆。

“那为什么......”Eren狐疑的指指自己。

“你觉得我很烦?”

“没,就是有点好奇为什么。”

“我只做有必要的事。”回答完,Levi双手交握放在膝头,背向后靠,陷入沙发。

因为房间大灯坏了的关系,Eren这几天一直都是开着透露淡淡黄光的床头灯,坐着Levi的那个沙发恰好被卡在厚重窗帘旁、床头灯下。房内所有一切都被打上流光淡影,因为角度问题,一条细窄的光带打在Levi一旁脸颊,另一半脸处于昏暗不明的地带。......Eren更拼凑不起他的想法。

Eren想他是否是在暗示自己的演技特别差劲,甚至需要其他搭档牺牲个人时间来为他辅导?如果Levi真这么想,那他的责任就太大了,毕竟谁的休息时间都是平等,没必要为谁特别付出。

“如果我有什么不对......我是说特别不合格的地方,你可以直接说出来。”他垂头丧气,但还是小声说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一部电影是独角戏,”Levi打断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走到窗前拉开窗,从口袋掏烟点燃——从Eren角度看过去他是模棱两可的,无论侧影还是烟圈。

“你喜欢演戏吗?”

“我想,是的。”

“其实我也喜欢。”

“我以为......以为你是为了生计。”毕竟上次听Levi提起他原是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辍学男孩。

“我喜欢演戏,因为与人生相比,演戏更真实。”

窗外吹起一阵强风,把没来得及弹下的烟灰吹落在地,他的头发被吹散露出线条刚毅的额头,吐出的白色烟圈被吹散,一股味道散了开来。这一幕镜头过于瞬间性和文艺性,像是很久以前某部黑白电影最后的片尾画面:片刻的静谧、窗前的黄灯、失去青春期的男人、一支未完待续的烟。

好到极致的画面根本不需要任何语言文字假以说明——如果真有这个画面,那一定是此时此刻站在Eren眼前的这个男人。

Eren心跳漏了一拍,现实和戏台的境界线开始模糊:他思考于Levi这个人的一切,究竟是令世人羡慕的现实,还是只为世人演出的一幕幕戏?

以及,他漏下的一节拍心跳,是为戏里人还是戏外人?



上完.


-----------------------------


CP12的推广小册,先放一半上来。

写的时候超级痛苦,要把以前不成文的片段连起来还得添加新的东西让它看起来像是个完整的故事。

这里是一半O<<

CP12那天作为推广发放的,差不多不是无料就是收一两元意思意思(后者可能性大,它被我暴到了一万字多好多...而且也不做渣印刷,送快印店)

本里还有个小四格,还有Bambino作为support的图。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15051


等那两天忙完后就把完整的全文和PDF下载链接放上来,上海的朋友可以直接来拿实体书。


......用lofter打广告实在太掉档次了,所以我飞速撤离了。

六一快乐。